币安智能链(BSC)爆红:以太坊开发者、KOL、赵长鹏

以太坊又慢又贵,儘管链上活动依旧热络,但已经变成「贵族运动」。交易所币安做的币安智能链 (BSC) 也因此获得人气,主要原因就是快又便宜,但缺点是较为中心化。面对 BSC 的出现,以太坊开发者、KOL 们都怎么看呢?币安创办人赵长鹏自己又是怎么想的呢?

以太坊开发者、KOL 怎么看 BSC

(1) 以太坊死忠粉、开发者 Anthony Sassano

链新闻报导过 Sassano 发表以太币不破新高不发文的宣言,曾经将近两个礼拜离开他最爱的推特。他是怎么看 BSC 热潮的呢?

「我觉得今天就像是 DeFi 热的终结。」

我要说的是,它看起来像是 DeFi 热到尽头的感觉。也就是很多的杂音、拉盘,然后我们就进入熊市。

「不知道会不会真的变那样,但我头很晕,应该不要再用推特,然后开始看动漫。」

有人安慰他说,没事,这就像是 EOS 跟 TRON 的热潮一样,以太坊下週就回升了。Sassano 则表示:「我一点都不担心 BSC。」

(2) 以太坊核心开发者 Afri Schoedon

Schoedon 表示:「 以太坊与 BSC 的差别是,以太坊没有办法被关闭。请先理解完这件事,再去用交易量来排名去中心化交易所,或是在那边吹嘘 gas 的费用。」

有件事很重要,就是我们必须提醒自己,我们不只是在打造开源的软体,而是一个无法被审查、挡不住的去中心化系统。

(3) DeFi 投资者 Arthur_0x

Arthur 表示:「BSC 就像是野蛮人一样地对以太坊侵门踏户,而它也有权利这么做。因为就算是百万富翁也无法一直在为简单的 ERC-20 转帐时,支付单一一笔就要 20 美金的手续费。」

(4) Messari 前产品负责人/DeFi KOL Qiao Wang

Qiao Wang 表示:「以太坊社群不用对 BSC 恼羞成怒。」

我所知道的团队都从以太坊转移到 BSC 上面了。而他们多数都把 BSC 当作是一个救急的解决方案。他们无法忽视以太坊的网路效应,他们会在第二层解决方案成功时,再度回到以太坊的。

(5) 三箭资本 Su Zhu

Su Zhu 表示:「我将积极参与 BSC。」

它将会展现兼容以太坊虚拟机 (EVM) 与 MetaMask 的网路效应,同时还有币安品牌的力量与弹性。

「长期来说,我非常看好以太坊、币安、DeFi 还有加密资产。」

(6) The Block 研究总监 Larry Cermak

他表示:

我们都知道长期下来,BSC 是不会威胁到以太坊的。但它让以太坊的拥护者开始像是比特币拥护者在婊以太坊一样,完全有娱乐到我。

「就放轻鬆吧,让市场的需求自然发展。」

币安创办人赵长鹏 (CZ) 爽发推特

CZ 表示:

「有趣的是,许多交易所不会上市第四大的加密货币。」(截稿时,BNB 已成为第三大加密货币)

这显示了他们的有限眼光。而且他们不会了解这阻碍了他们自己的成长。当 BSC 跟 BNB 变得更大,这个效应将会更明确地增加。它现在已经拥有最大的智能合约日交易量。我们来看看他们会如何错过真正最大的 DeFi 行动。

「很多交易所不上市如 CAKE 与 XVS 等 BSC 代币真的很疯狂。这是他们的损失。我私心地真的不想告诉他们。但我们真的希望产业成长。」

「BSC 跟其上头的项目,就算不需要其他交易所,也将持续成长。它们已经有币安了。这真的是为了其他交易所好,我才会建议他们上市一些强势的 BSC 代币。」

负面批评:BSC 洗交易数量

知名推特 KOL @ChainLinkGod 表示:

「我想告诉所有以为 BSC 链上活动是真的人的人,你们看看这个吧。光是这个合约在过去 17 小时就有 68 万笔失败的交易被弃置:https://bscscan.com/txs?a=0x21fa8ca35441e70ad1137fa3c1365c994f2b7c23&p=8」

请 CZ 指导我一下,并解释这个明显的捏造活动。

「我们都知道币安一直在 BSC 上面帮这些 CeDeFi 应用 (中心化的去中心化应用),但开始玩这种骗局真的是另外一个境界了。」

「如果你的资金在 BSC 上面,请务必注意会不会把钱给了一些会作恶的託管者。」

链新闻观点:BSC 还有人工护城河

我们认为,BSC 的弱去中心化区块链固然是违背了加密社群去中心化的理想状态,但在以太坊费用与速度差强人意的状态下,市场在短期内现实的选择是很正常的。

就算 BSC 有造假的交易数量,事实上跟用户前往盈利的目标并没有冲突,而只是行销手段。此外,最关键一点,也是 BSC 做 CeDeFi 最有优势的一点是:作恶者是被关在假性去中心化的环境中的。

在 BSC 之中的资产都是 BEP-20 标準代币,这些资产要逃出 BSC 网路只有两个路径:转到币安交易所、从 Binance Bridge 转到其他网路的钱包中。

试想今天若发生作恶事件,作恶者将钱转到币安交易所帐户内就是自投罗网,又或者作恶者想透过 Binance Bridge 将钱转到自己的外部网路钱包,其实是有限度的:因为 Binance Bridge 有每日提领限额。

用以太币作为例子:若作恶者在 BSC 网路中取得不当资金,他单一地址在一天内仅仍转出 58.12 个 ETH,截稿前相当于 114,148 美元。稳定币 DAI 一天也仅能转出 115,141.04 美元。儘管作恶者可以用多重地址来解决转出资金的问题,但币安有太多手段能阻止事情的进一步恶化。 这似乎是的讨人厌的中心化机制,但对于注重资金安全大于去中心化的一般用户来说,或许更具吸引力。

我们都期待以太坊的可用性提高,无论是费用与效率,或许对以太坊的社群来说,有这种竞争跟冲击,也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衍伸阅读

  • BSC入场手册| MetaMask连上币安智能合约链如何设定?必知的五大平台?
  • 思考题|以太坊手续费好贵,怎么办?要不要EIP1559持续论战中

立即加入 Telegram 获得最精準的区块链新知、加密货币动态!

Previous Post【分析日记】减仓减在高位区间,无需过度追求
Next Post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