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yer 2 双雄遇十字路口,新的「公链战争」即将开

2021 年,加密货币投资是否有确定性机会?

如果这个问题的答案是「YES」,那么,我会给出两个答案,Layer2、衍生品 DEX

以太坊链上扩容并不是一个新问题,谈了很多年,如今已经到了不得不直面挑战的时候:BSC 和 Heco 等交易所公链如火如荼;Polkadot、Solana、Near 等新公链雄心勃勃;向 L2 迁移的步伐仍然「雷声大雨点小」….

来到了 Layer2 的十字路口,即将迎来一场新的公链战争,一场以太坊输不起的战争。

Layer2 双雄

一直以来,Vitalik Buterin 对 Rollup 情有独锺,ZK rollup 和 Optimistic rollup 成为最受关注的 Layer2 双雄。

Optimistic rollup,和名字一样,它倾向于相信诚实的人会提交诚实的数据,如果不诚实会进行惩罚。

在架构的设计上,Optimistic Rollup 大量借鑒了 Plasma 和 ZK Rollup,总体是一种中庸的思想,并没有追求极限的可扩展性,而是权衡兼容性,允许在 Layer 2 中运行完全通用的智能合约。

这就是 Optimistic Rollup 的最大优势,能够无缝兼容以太坊上的智能合约,使得开发者工作量大大减少。

对应的劣势在于,TPS 提升有限,退出网络可能是以天为单位来计算的,同时数据安全存疑。

另一个 rollup 是 Vitalik Buterin 目前偏爱的 ZK rollup。

ZK rollup 的优劣势与 Optimistic Rollup 恰好相反。

ZK Rollup 最大的优势在于快,ZK rollup 採用了零知识证明来实现数据的安全性,当 Layer1 与 Layer2 交互时,Layer 1 就很容易相信来自 zk rollup 的数据,直接在 Layer 1 完成验证,从而快速完成转帐。

与之对应,ZK rollup 的劣势在于,难以支持通用的智能合约,因此,对于开发者不友好,ZK rollup 开发者需要独立开发智能合约模块,不仅难度大,工作量大,并且难以复制迁移,但这也带来一个好处,当一个团队真正开发使用了 zk rollup,证明他们是有真技术的。

总结一下,两个方案的对比,zk rollup 快速且安全,但不兼容智能合约,对开发者不友好;Optimistic Rollup 兼容智能合约,利于开发者,但是 TPS 低,效率不高。

两个方案谁更好?

短期来看,Optimistic Rollup 门槛更低, 通用的 EVM 可以让开发者快速上手,因此更适合现阶段的开发使用;ZK rollup 开发门槛更高,更适用于需要快捷支付的领域,从长期来看,随着 ZK-SNARK 技术的发展,ZK rollup 的应用场景更多,后劲更足。

不过,这个问题的答案需要交给项目方去书写,并不是谁的技术厉害,谁就一定能胜出,Layer2 本身是割裂的,当一个 L2 生态项目越来越多,也会因为网络效应导致强者更强。

目前,各个项目均已开始站队迁徙。

比如,Synthetix 和 Uniswap 决定採用 Optimistic Rollup 的方案。

为了激励用户迁移到 Layer2 上,Synthetix 推出了激励的方案,质押进 Synthetix L2 的用户,可以获得 SNX 代币奖励。

备受关注的 Uniswap V3 版本,或许也会迁移到 Layer2,Uniswap 的创始人 Hayden Adams 在推特上表示,V3 将「解决所有问题」。

早在 2019 年 10 月,Uniswap 就发布了 Uniswap + Layer2 的 demo(示例),按照 Demo 描述,採用 Optimistic Rollup 方案的 Unipig 可以做到基本无 Gas 手续费,吞吐量扩展到了 200 tx/s,相当于主网效率的 10 倍。

Tether 考虑将 ERC-20 的 USDT 迁移至 ZK Rollup 的 Layer2 上;衍生品交易平台 dYdX 则使用的是 Starkware 的方案……

一个关键的问题,Optimistic 和 ZK 系的开发团队会发币吗?

当然,只是时间问题, Matter Labs 创始人 Alex Gluchowski 已经明确会发布基于 ZK Rollup 的二层扩容方案 zkSync 的治理代币,Offchain labs 以及 Starkware 也会跟进发币。

最新的消息是,加密风投基金 Andreessen Horowitz(a16z)宣布领投 Optimism 的 2500 万美元 A 轮融资,并将于 3 月份推出面向公众的主网。

毫无疑问,这些王牌项目已经被主流机构包场,普通人的机会仍然在于二级市场。

新的公链战争

Layer2 的概念并不新鲜,但从代币表现来看,L2 概念的代币一直未能有持续性的大行情,大多是昙花一现,主要的原因在于,L2 大多仍然停留在概念上,其次是 L2 本身存在太多的弊端,最被诟病的是会形成孤岛,割裂以太坊生态。

以太坊生态的强大之处在于,沉澱了足够多的资产,通过合约与合约之间的交互,各种不同类型的 DeFi 产品可以像积木块一样搭在一起,从而激发创新。

Layer2 的出现打破了以太坊的可组合性,开发者面临着选边站队问题,当不同的项目根据需求和人脉关係网络部署在不同 Layer 2 项目里,那么,它们的交互成本将大大增加,事实上割裂了以太坊生态,形成孤岛。

在项目方进行 L2 迁徙之后的短期时间内,孤岛不可避免,但如果某某个方案获得了广泛的支持,那么会加剧 L2 迁移的步伐,并且让用户离不开 L2。

从这个角度,Layer2 类似于依託以太坊再造一个公链生态,Layer2 的战争,本质就是公链战争,总体上,呈现三方混战的局面。

首先是 Layer2 内部的战争,前面我们提到的 Optimistic Rollup 和 ZK rollup,以及 Offchain labs 和 Starkware 将成为主角,抢项目和鼓励迁移成为重点。

为了鼓励迁移,「流动性激励+L2 空投」可能会是下一个阶段的焦点。

另一个阵营,是以币安智能链(BSC)和火币生态链(Heco)为首的交易所公链阵营,两者受益于以太坊拥堵,承接了以太坊的流量外溢,兼容以太坊 EVM,对开发者友好,同时有交易所的上币资源和流量扶持……如今的 BSC 和 Heco 已经成为了不可小觑的网络生态,甚至可以说仅次于以太坊。

目前的交易所公链可以理解为一种新的 Layer2。

最后,就是新公链阵营,以波卡、Avalanche、Near、Algorand、Solana 为首,受益逻辑相同,以太坊不再是一家独大,资金外溢,市场需要新公链的故事,同时这些项目也在兼容 EVM,也在抢夺开发者和用户。

三股势力,既有内部争斗,也有外部厮杀。目前来看,Layer2 阵营并没有 BSC 和 Heco 势头强劲,比起向 L2 迁徙,如今项目和用户向 BSC 等迁移反而是更明显的趋势。

那么, BSC 和 Heco 有流量、有资金、有财富效应;波卡等新公链有技术,有生态……凭什么认为 Layer2 才是今年最确定性的机会?

这个问题的答案是,相信以太坊。

最近,Polygon(Matic) 创始人在接受采访时对以太坊杀手们趁机取代以太坊的说法进行了反驳:

以太坊是世界上最经得起考验的,最安全的可编程区块链,作为最终的结算层和安全源,不管你有多少钱,都很难复制以太坊的成功,就像整个数位国家,都是围绕着以太坊而形成​​的。

EVM 已经成为全球标準的虚拟机,对任何竞争对手来说,它将花费数年时间来实现这一点。除了技术上的东西,社区和文化也是独一无二的竞争力,这是根深蒂固,却又不好描述的东西。

例如,The Defiant 的 Discord 频道的一些交易员表示,他们正在使用 BSC,但等到以太坊的 Layer 2 解决方案在 DeFi dapp 中得到更广泛的採用,他们计划尽快返回以太坊。

与此同时,无论是 BSC 还是 Heco 既是一种竞争,也变相为投资者进行 Layer2 迁徙做了用户教育。

对于以太坊而言,这是一场输不起的战争。

在 ETH2.0 还在孕育,以太坊拥堵的岁月里,Layer2 是救命稻草,关係着以太坊生态未来的发展。

如果 L2 成功了,那么以太坊生态项目的估值将会得到提升,交易所公链以及新公链的故事以及高估值逻辑将被质疑,ETH TO THE MOON,L2 TO THE MOON。

如果 L2 失败了,那么由以太坊长期称霸的公链王朝将会瓦解,又将重新回归到战国时代——多链世界,区块链世界又将迎来新的财富分配格局。

有人期待前者,有人期待后者,但无论如何,2021 年,你都得关注 Layer2。


(以上内容获合作伙伴 火星财经 授权节录及转载,原文链接    |   作者:深潮 DeepFlow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意见,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所有内容及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应自行决策与交易,对投资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间接损失作者及本站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Previous Post查理蒙格狠批Robinhood,看特斯拉与比特币价值:
Next Post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