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疫苗专利救世界 拜登的主张 会让疫苗产业永

美国贸易代表戴琪5日发声明表示,拜登政府虽深信智慧财产权应受专利保护,但为了终结本波疫情,因此支持免除新冠疫苗的专利保护,目标是将尽量多的安全有效疫苗配送给更多人,美国会积极跟世界贸易组织(WTO)进行必要的文字协商完成此事。

不过,美国这项倡议,引发多家药厂反对,包括莫德纳、辉瑞以及辉瑞的德国疫苗研发伙伴BioNTech股价也都同步下挫。此外,德国总理梅克尔也跳出来反驳美国的提议,欧盟官员则忧心此举将让欧洲失去技术领先优势,最后反而让中国和俄罗斯得利。 

先回顾一下拜登政府在此事件的决策过程。过去半年,以印度和南非为首的60多个国家,一直试图说服世贸取消疫苗专利权,但遭到美国川普政府、英国和欧盟的强烈反对,主因是当时欧美国家都还在疫情高点,根本自顾不暇。

不过,今年四月,包括经济学者史迪格里兹为代表的100多位诺贝尔奖得主,加上英国前首相布朗、法国前总统欧兰德、前苏联总理戈巴契夫等卸任领导人,联合公开请愿,呼吁新任美国总统拜登鬆绑疫苗专利保护立场,美国官方态度才开始出现转变。

此外,以印度为主的亚洲疫情猛爆,全球疫苗供应链因此崩溃紧缩,印度政府也带头谴责美国、欧盟对疫苗与上游原料的自私垄断。另外美国则因本土疫情趋缓,疫苗施打进展顺利等因素,让拜登政府有余力扩大「疫苗外交」,才出现转圜。

因此,要分析此事件未来的发展方向,很明显的,拥有专利的大药厂,以及这些药厂背后的大国,基本上都会持反对立场。因为药厂在疫苗开发上投入很多资金与资源,而且像德国BioNTech率先在传讯核糖核酸(mRNA)疫苗技术上做了重大贡献与突破,要让这些大厂及大国因人道理由而牺牲利润与技术领先优势,确实不容易。

此外,製药公司及梅克尔都认为,专利不是瓶颈,反而是製造能力,这种主张的确有些道理。梅克尔强调,加速扩大产量、授权各国药厂生产和监督品质,是让所有人获得疫苗最安全的方式,放弃疫苗专利,不会让人类得到比较多和比较好的疫苗。

就如BioNTech执行长沙辛所说的,生产疫苗的瓶颈是原料、製造过程和原料供应商的网路,而非配方,放弃专利无助于提高BioNTech疫苗的产量。

另外,辉瑞执行长博尔拉也警告,现阶段疫苗生产的瓶颈,在于製造疫苗的专门原料不足,辉瑞疫苗需要280种不同原料和成分,这些原料来自全球19国,若是没有专利保护,生产疫苗经验远不如辉瑞的业者恐将开始争夺疫苗原料。

从这些大药厂及欧盟大国的反应来看,疫苗争夺战背后无遗就是大国与大国间的竞争。欧盟与德国反对拜登的主张,很重要的原因是美国动用「国防生产法」,限制疫苗原料的出口,直到美国人优先完成疫苗接种;相反地,欧盟已经向全球输送2亿剂疫苗,和它目前保留给自己的剂量一样多。

从药厂实际的生产流程来观察,专利确实只是最基本的元素,更重要的过程是取得药证。一般来说,世界各国在专利上都由智财局核可,但药证则属卫福部的权责,在所有国家中,这都是分属两个不同的主管机关,即使专利没有问题,但要生产疫苗更重要的是获得药证,要通过主管机关严格查验过程,才能顺利量产。换句话说,即使大国、大药厂都免除专利障碍,但各国药厂的品质及能力,才是更大的挑战。  

更进一步来看,专利的複杂性还不只如此。首先,由于专利的行使是跨国际的,而WTO是目前唯一处理国家间贸易规则的全球性国际组织,如今美国希望推动免除新冠疫苗专利保护,当然不是美国说了算,还需要WTO会员国充分讨论,并且就各种贸易条件谈判,找出大家可以接受的作法。过去WTO的各种贸易谈判程序不只複杂缓慢,而且充满意见对立,要160余个会员国建立共识,恐怕不是件容易的事。 

因此,美国白宫首席防疫顾问弗契的意见,就显得特别重要,他的立场反而意外保守,与拜登政权不太一致。他认为,专利解禁对人类来说真的太慢了,「大家在谈判桌上等得更久,世界上就有越多人悲惨的死去。」

不过,不管可行性有多低,拜登政府提出这种想法,仍然相当值得尊敬,教宗方济各并且表达支持拜登政府,加速促进对贫穷国家的疫苗供应。只是,仍有不少人批评,美国如今在国内保留了许多疫苗,有些甚至过期也没有使用,未来应该也要加速把用不到的疫苗儘快释出给需要的国家。 

总结一下,免除新冠疫苗专利保护的想法,推动起来应该是困难重重,但在医药行业中,过去曾有一家大厂吉利亚(Gilead)公司的案例,或许是今天思考豁免新型冠状病毒疫苗专利的一种可行选项。

过去数十年,全球各地都有批判大药厂药价太贵的声音,但吉立亚是极少数愿意对低收入国家提供低药价的厂商。2013年吉立亚旗下通过核准上市治疗C肝的药Sovaldi,由于一颗订价一千美元,一个疗程十二周,总共要价8.4万美元,引发美国各界反弹。 

不过,吉立亚随即在2014年宣布,将Sovaldi授权给七家印度学名药厂,再以欧美百分之一的药价,卖到全球91个低收入国家。因此,原本一颗卖上千美元的C肝药,最后只卖十美元,大方嘉惠所有买不起这种药的病人。 

吉立亚这款C肝药,是少数可以百分之百治癒C肝的良药,因此,当药厂可以成功开发一颗好药,又展现人道主义的精神,这个善举为该公司赢得很大的声誉,而大药厂自愿放弃利润的作法,显然也是援助后进国家较为务实可行的模式,或许可以做为当下各国政府及药厂的参考。

讲到这里,我也想到之前採访一位医材产业的老董,他提到十多年前投资疫苗产业的经历。他说,当时他被邀请去投资国光生技,后来他到日本请教一位在疫苗产业做了一辈子的专家,结果那位疫苗专家跟他说,疫苗不是一个好行业,因为大部分的时候,都是「有产品的时候没市场,有市场的时候没产品。」

这位老董说,他听到这句话,全身吓出冷汗,才知道原来疫苗真不是一个好产业,于是回后很快就把手中股票全出清,小赚出场。

不过,这句描述疫苗产业的说法确实很传神,过去很多疾病流行时,由于疫苗开发速度没那么快,因此当市场最需要疫苗时,往往没有可用的疫苗,而且疫苗开发旷日费时,失败率又很高,有很多做到二期或三期临床才失败,另外有些则是产品还没出来,疫情就已结束了,例如40年前的依波拉病毒疫苗,另外2003年SARS病毒更是迅速消失,疫苗才刚开发不久就宣告结束。 

当然,去年爆发的新冠疫情,世界各国都用最快速度开发疫苗,在人类抗疫历史中,算是很少见的一次。如今,新冠疫苗可以说是处于「有市场又有产品」的最好处境,但拜登政府若真的成功推动免除专利保护,对疫苗开发厂商来说,就变成「即使有产品有市场,但结果也一样不赚钱」,也让产业再度陷入一场大灾难,疫苗不是一个好产业的说法,大概就真的永无翻身之日了。

本文作者林宏文,主跑科技、生技产业多年,目前为财经专栏作家、财经节目与论坛主持人,长期关注产业发展、投资趋势、公司治理以及国家竞争力等议题。专栏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立场。 

    即刻申请Bankee社群银行,用交友圈创造新财富! 一键进入加密投资市场,点我马上体验!
Previous Post未来IT领导者的四大重要特质
Next Post没有了